不忘初心

我所知道的乔道三

发布日期:2013-08-27 浏览次数:7461

 内容摘要

界首城1947年解放,当年我14岁参加革命就在市长乔道三身边任警卫员,直到1951年乔道三市长住院病逝。他的人格魅力,领导艺术,政治素养,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对我感染极深。2001年乔道三逝世50周年时,其子乔之宏来界首市举办《乔道三墨展》时,一位老教师一面观看,一面自言自语讲“乔道三是真正共产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市长”,可见乔道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牢牢地扎根在人民心中!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之际,为弘扬乔道三的革命精神,根据当年我跟随乔道三市长工作中所见所闻回忆如下。
  
  乔道三(1915-1951年),河南偃师夹沟村人,耕读世家出身,1936年通过我地下党介绍,走出私塾馆,插班到偃师中学读高中,后经吴芝圃介绍于1937年参加共产党,1938年春被派往延安学习,进陕北公学院,又转入鲁艺学院与成仿吾、李维汉等学者同在一个班学习,后转入华北联大,任系支部书记,兼院部秘书。1944年中央决定豫西干部回豫西抗日,便跟随王树声司令员、皮定均旅长,回到豫西抗日,任偃洛县书记、县长。1946年蒋介石发动内战,进攻解放区。为了粉碎国民党反动派军队对解放区围歼阴谋,皮定均部队由豫西向东突围,经大别山、苏北、山东、鲁县,乔道三当时负责领导登封、偃师、洛阳三县地方1500多名干部,搞后勤工作。1947年春任中共界首县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1947年秋兼任界首市人民民主政府市长。
  
  一
  
  乔道三联合陈好朋,在界首解放初建立人民武装开展对敌斗争。1947年秋在对敌斗争困难时期,国民党新五军路过后,增强了敌人保甲长势力,又联合土匪,实行联户清剿八路军和共产党地方干部,这时造成很多同志牺牲。由于我们人少、枪少,群众未发动起来,行动困难,工作开展不动。陈好朋系冯玉祥部队退役军人,回乡(西北陈砦)后对地方保甲长压迫群众看不惯,他把土匪头子唐二(纸店人)部下张保长等七人枪毙后,被国民党沈丘县发出通缉令,扬言只要杀掉陈好朋的头,悬赏大洋伍仟块,这更坚定了陈参加革命的决心。很短时间内陈好朋把100多人和枪,还有还两匹战马,拉到界首城里来,投奔共产党参加革命工作。当时受到乔市长的欢迎和接待。由于陈好朋带来武装力量扩大后,乔道三及时宣布成立界首市大队和公安局,陈好朋任市大队长、市政府参谋。接着上级党委派来鲁西南军区南下干部潘晓光任局长,壮大了市公安局的武装战斗力。当我们界首城市内武装力量扩大后,开始肃清反动武装土匪。有一次敌人100多人在至公街集中抢商行钱财,收到敌情后,我们由北门(现市医院门前)出击,当敌人发现为时已晚。匪徒听到枪声后,乱成一团,向河下逃窜。除小部分跑掉外,大部分被打死在沙河下边。接着在东徐砦与土匪联防区又打一仗,歼灭匪徒150多人,我们无一人受伤。事过不久群众送来情报,童练区长被土匪包围在纸店东大王庄。乔道三市长令陈好朋带领四五十名战士火速赶到,解了围,把匪徒打散,当场打死十几个土匪。童被解围。全国解放后童被调武汉工作。自从这几批敌人被消灭后,界首城和周边地区公开的敌人算完蛋了。老百姓和商人过着平安日子。1949年淮海战役胜利结束时,由于陈好朋年龄过大,腿部又残伤,乔市长安排他住在民主街一处民宅休养。57年由于受党内错误路线影响,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死于狱中。
  
  二
  
  乔道三发动群众,动员张金发在沙河摆渡支持我政府剿匪,造渡船支援解放军渡江。1947年刘邓大军向大别山进军时途径界首顺利渡过沙河后,国民党新五军跟在解放军后面,路经界首——沈丘时准备把沙河内船支全部拉走,如不跟国民党军走,当场就把船放火烧掉。于是在界首境内,被烧大小船只20多支。从这以后沙河两岸没有一支过河的交通渡船。河北岸已成立人民政府,来往客商安全地做生意,但大军过后河南岸未成立人民政府,当时联防区土匪横行一时,乱抢群众财物,牛行不能营业。乔道三市长、宁之祥(泉阳县长)想到沙河南岸开展工作,但河难过,无可靠地方群众,无船。市长派我和郑坤成、彭贯丁三人了解情况,在河下设法找船。通过两天的时间,我们了解到张庄西头(现在师范东边)一住户人家,主人叫张金发,年龄约三十七八岁,忠厚老实,他有一支船曾拉到刘湾沟内,用石头压沉到水下面了。把情况搞清后向乔市长作了回报,当天下午乔市长亲自到张金发家做张的思想工作,张金发当时向乔市长表态,把船拉出水面。第二天一早,我们几个警卫人员和乔市长一同过河到南岸开展工作,很快宣布河南一区成立,首任区长王立善。王干的不到二十天,就自动跑了(我们发现王会吸毒品,又是伪军出身),另外十几名战士跟着宁之祥向南大吕营一带开展工作,从这以后不论夜间和白天,来回过河都是张金发摆渡接送我们。
  
  1949年初春淮海战役结束,解放区到处宣传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群众送子参军热情高,做军鞋、造木船,支援解放军渡长江,解放全中国。张金发同志积极主动把自己新造的一支大渡船无偿支援解放军渡江使用。1949年10月间,乔市长请他与几名警卫员一起到蚌埠运回从上海买来的第一台发电机,整个冬天都是在河上寒风中渡过。张金发同志受了苦,为界首市人民用电带来光明,起了很大作用。
  
  三
  
  乔道三利用苗茂清中统特务身份为解放区转运物资。
  
  乔道三有一次把界首城内最大盐行经理苗茂清找到市政府谈话后,苗茂清承认本人系中统特务身份,表示愿意立功赎罪,重做新人,并以盐行财产和老婆孩子担保,为人民政府服务。乔市长看他认罪态度好,又鉴于急需打开国民党对解放区的经济封销,于是想利用苗茂清的关系,把一批黄豆、麻油、烟叶运往上海换药品、电报器材等物资。当船行驶到阜阳三里湾时,国民党军队要进行检查,不让通过。苗茂清找到国民党军一位团长,亮了中统身份,敌军团长随即发了通行证,船支一路顺利到达上海,换回了药品、发报机等器材。苗茂清在上海利用国民党军司令部关系,用黄金给我们侦察科长李德福买了上校处长职务的军官证,方便了界首地区解放初时期与上海的往来。苗茂清第一次为人民政府转运物资、换药品表现踏实可靠,在江南未解放前,上级派他几次到上海——武汉转运物资,办事,都能积极完成任务。全国解放后苗茂清通过学习后参加人民政府工作。1985年改革开放后,我在无锡见到苗茂清,谈起解放初期他为人民政府转运物资的往事时,他对乔市长的人品、工作等方面都很赞赏。
  
  四
  
  淮海战役胜利结束时,中原局号召全区人民动员起来,支援解放军渡江。有一次乔市长到中州路一商行找老板张云龙(西张庄人),动员他拿出资金支援前线。当时张云龙思想不通,这时有位年青女人(张云龙二房夫人)从中间插话,表态说先生不拿我,我姚凤仙拿。乔市长听到这话后,回到市政府,派罗克科长,设法联系姚凤仙并做工作,姚很快拿出三千块银元。后来姚凤仙以去蚌埠买货为名,在国民党高级军官处搞到一份南京市地图,为后来我党接收南京起到了主要作用。
  
  改革开放后,原49年由界首南下接收南京的领导干部罗克等老同志派专人来界首接姚凤仙女士,去南京旅游,并热情接待。在她年老病故时,基层党组织和政府做了妥善圆满的安葬。  界首市老年大学 康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