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路过界首县境的情况

发布日期:2013-08-27 浏览次数:5314

 内容摘要

  1947年7、8、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当时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奉命率晋冀鲁豫野战军一、二、三、六纵队担任战略突击队的任务,实施中央突破,千里跃进大别山。在这次伟大的军事行动中,途经界首县境,现将经过情况综述于后。
  
  为了实现上述的战略部署,刘伯承、邓小平等同志按照党中毛主席的部署率晋冀鲁豫野战军一、二、三、六纵等4个纵队(后增加至7个纵队)12万大军,于6月30日夜,正当豫北、皖苏两战场我军虚张声势,积极运动的时候,在阿东至濮阳之间横宽三百里的地段上,突然发起了渡河战争。在南岸预设部队接应下,在当地群众的支持下,以偷渡与强渡相结合的战术,一举突破黄河天险,敌河防部队立刻全线崩溃,开始了千里跃进大山的伟大进军。
  
  强渡黄河之后,迅速开辟了鲁西南战场,仅一个月就取得歼9个半旅56000余人的伟大胜利。8月中旬,刘邓大军又以迅雷及掩耳之势,横跨陇海路、越过黄泛区,冲过沙河、汝河、淮河、击破沿途敌人的防堵,长驱直入,于8月27日,进入大别山,揭开了我军战略进攻的序幕,立即横扫敌地方保安团队,发动群众,建立人民政权,到1948年3月,先后歼敌10万余人,建立了33个县的新解放区。从此,它象一把利剑插入敌人心脏,严重威胁着国民党统治的心腹地区南京、武汉一带。
  
  在实旋战略进攻部署上,刘邓大军分三路开进:三纵队为东路,沿城武、虞城、鹿邑、界首之线,直插固始、金寨、六安、霍山地区;一纵并指挥中原独立旅为西路,沿曹县、宁陵、柘城、项城之线以西,直捣罗山、宣化店、黄陂地区;野战军直属队和二、六纵队为中路,沿虞城、亳县、界首、临泉之线以西,经息县以东渡淮河,直奔大别山腹地。1947年8月13日,中路大军抵达界首县境。
  
  界首县属豫皖苏二分区所辖,1947年2月建立,下辖8个区政权。位于郸城以南,沙河以北,东邻太和,西到周口,南北90里,东西80里。横贯县境内有蒋介石1938年决开黄河大堤造成的黄泛区,南沿还有水面宽百米左右,长达80里的大河,范围虽小,道路难行。但在行军路线上,确成了大军必经的战略要冲了。
  
  为了保证刘邓大军顺利越过黄泛区,渡过大沙河。1947年8月上旬,豫皖苏军区急电二分区副政委李一非同志到军区接受任务,军区司令员张国华讲:“你们要接受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即将南下作战,经过我区,挺进大别山,你们要负责掩护主力南下。军区另有任务,不能前去,必须在15日前(一周以内)完成一切准备工作:一、修好黄泛区道路,以利大军行动;二、准备好渡河的器材,搭好浮桥;三、支援大军解决行动中的一切困难。你们要尽一切努力,完成这一任务。为保证大军顺利通过黄泛区,渡过沙河,无论付出多大牺牲,也要在所不惜。军区可拨给你们一个工兵连、一个通信连,加一电台和报话机”,最后张司令又叮嘱“这一行动绝对保密,分区由李一非和李苏波同志(分区政治部主任)率领分区武装,全力以赴,完成这一任务,每天准备情况报告我。”
  
  李一非同志把军区的意见向二地委和分区党委汇报后,并作出决定:一、整修黄泛区道路,在黄泛区设路标,并配备熟悉情况的地方部队带路;二、在刘邓大军经过地区设茶水站;三、准备架浮桥及渡河器材。以军区工兵为骨干从地方部队抽调几百名熟悉水性的战士组成工兵部队,协助配合工兵连架桥;四、动员部队干部及地方干部支援主力。为了保密,部队内部作了动员,群众工作由地、县负责同志进行动员。从此,地、县、区党政军民日夜奋战,开始了修路搭桥的一切准备工作。
  
  8月13日,李一非同志率领一个团及工兵和通信部队进驻槐店,在河岸建立指挥所,加紧发动群众准备木材、高粱秆、门板,征集民船等渡河器材。(李苏波负责周口方面的工作)
  
  界首县委书记吴忠培、县长兼县大队长马捷、副政委齐世钦等领导同志,遵照分区指示,在黑龙庙设立指挥部,发动全县干部群众,抢修黄泛区道路。当时黄泛区从皇姑河到南大堤有三十多里宽,遍地泥泞,没有路基,发动群众抬土填路,困难很多。刘邓大军先头部队,曾在路上试车,吴忠培等同志乘车沿途检查填路情况,后来县委指挥部迁到槐店、新安集渡口处,在筹备船只及其他渡河器材基础上,组织民工配合工兵架浮桥。当时选择了新安集、下溜、槐店、倒栽槐四处渡口为据点,而以新安集为重要据点。因为新安集位于界首和槐店中间,紧靠沙河北岸,是农村中一个较大集镇。北有通往石槽、郸城、鹿邑的土公路。南岸刘集有通往沈邱、新蔡的土公路,交通较为方便。河面坡度大,水面窄,离城远,目标小,有利大军渡河。因此,二分区、界首县委决定在新安集的中渡口、上渡口、关帝渡口,一公里内架设三处浮桥,在新安集西八里的下溜架一座浮桥。他们不分昼夜,发动群众,征集民船,筹集粮草、牲口、大车、高粱秆、门板等器材,广大群众纷纷响应。有人出人,有物出物。经过四昼夜的紧张工作,于8月16日四处浮桥全都架好。槐店镇新渡口的浮桥,大军于8月17日至20日过了四天四夜,因槐店镇目标大,上有敌机骚扰轰炸,怕伤亡老百姓,就拆除浮桥,向东移合并于下溜。倒栽槐渡口仅有少数部队通过,故未搭浮桥,只用船舶渡。仅一个夜间就过完了。
  
  黄泛区宽30多里,遍地积水污泥,浅则及膝,深则没脐。没有人烟,没有道路,村庄被水分隔着,象一个个孤岛。高粱只露出半截穗子,泥水沤得发出令人作呕的臭味。即使无水的地方,也是举目无际的黄泥滩。有些地方的路,虽然地方人民修整,仍是上干下陷。为此,整个行军途中通夜此起彼伏的“车陷住了!再加个牲口;套子断了!赶快结起来!”牲口拉不动躺下了,指导员号召:“赶快卸车,把弹药扛过去!”当时天下着大雨,同志们相互鼓动着:快搬,快扛,前边几里咱就到了好路了!空中鞭声、呐喊声、呼救声混成一片,真是紧张非凡。
  
  大军为了争取时间,把敌人甩得更远,指战员们不顾路途艰险和敌机轮番袭击、不顾连续行军的疲劳,在烈日当空的酷暑季节,艰苦地一步一步地跋涉。有时要从没颈的泥潭中把战友救出来,有时又只能眼看着军马被泥潭吞没,同志们拉的拉,推的推,扛的扛,抬的抬,终于在8月中旬先后把大炮、辎重、车辆等物资拖过黄泛区。
  
  8月17日至23日,二纵、六纵和野战军总直属部队、南下干部大队先后从槐店、下溜、新安集等处,胜利的渡过沙河。
  
  我军越过黄泛区,不顾疲劳,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先头部队于8月17日(农历七月初二日)拂晓首先到达沙河沿岸。我地方党政军民早已架设的浮桥和船只,为大军陆续顺利通过提供了方便,在整队过河时,上午八时左右,敌机低空骚扰了几圈,发现新安集渡口人马很多,便扫射轰炸。在新安集东北门一处就炸死19人、伤很多人,其中炸死我军一人、马夫一人。群众被炸死的有:孙洪章的弟弟、婶子,王作斌的老婆、女儿,赵庄的夏继民、王继周的老婆等18人。从这以后,我军向群众宣传躲避敌机的方法,要求在敌机来时不要乱跑,就地卧倒,或者围着大树转,或者隐避起来。直到23日,部队渡完,虽天天有敌机轰炸,但未伤亡一人。敌机最多时每天十几架,顺着河岸轰炸,轮番扫射,大部分炸弹都投到河里和南岸附近村庄。白天轮番扫射,夜晚照明弹照得全河通亮,在敌人这样残酷袭击下,我大军除白天有时隐蔽外,都是有组织,有领导地按顺序整队通夜抢渡。突然,浮桥被炸毁了,便立即采取措施,一边用船舶渡,一边抢修浮桥。修不完整,就铺木板、高粱秆,垫不上土,就把船及时连起来,让部队通过。
  
  下溜渡口,浮桥被炸毁了。即时采取联船作浮桥和驳渡相结合的措施,解决了抢渡的需要。由于敌机的轰炸,我军一部汽车被炸毁在沙河北岸武营前河下,怕落到敌人手里,我军安排地方区队当即销毁。
  
  8月18日夜,30里的急行军,抢渡沙河。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张继春副政委、李达参谋长等顺利的从槐店渡沙河,天明开进槐店东南五里的贾寨。次日,刘邓首长分别接见了二分区副政委李一非、沈项临县县长彭亚英等有关县的负责人。他们见到各位首长虽经长途行军作战,仍是神采奕奕,精神都很好。刘司令员很高兴地说:“听说你们在这里负责,很好!”接着说明毛主席党中央的英明政策,一跃进大别山将是整个战争的转折点等重大意义。二分区副政委李一非同志向首长汇报日前渡口已搭好浮桥,人员车马均可通过。只是黄泛区计划用高粱秆、木、石铺出一条路来,因是新区,群众基础差,部队力量也不大,未能完成,没有给大军创造有利条件。邓政委说:那是根本不可能的,铺好几十里泥巴路,在我们老区也不容易办到。邓政委问到黄泛区、沙河、汝河一带的情况时,李一非同志说:区党委和军区准备开辟沙河以南,淮河以北地区,二位首长听了非常兴奋,邓小平政委说,这是很好的一招,务必抓紧开展工作。又问到部队及地方情况,说新区工作首先要把政策搞对头。部队新区纪律很重要,群众首先就看我们部队纪律如何,方敢接近我们。刘邓首长话虽不多,但对地方工作意义重大,被接见的同志很受鼓舞。8月23日,我野战军总直属部队同六纵直属部队一路抢渡沙河。
  
  渡河前,为了快速前进,继续战胜敌人的追击,各部队实行轻装,埋藏和炸毁了一些必须精减的笨重武器,能用的好步枪、机关枪等武器,照参谋长指示,统统发给县大队。对部队进行动员,并提出“走到大别山就是胜利”的口号。部队斗志昂扬,前进的速度更快了。
  
  我主力右路,一路由水砦、豆门附近强渡沙河,左路三纵,由太和旧县集强渡沙河。中路,刘邓大军直属部队同二纵、六纵由界首县境内的槐店、下溜、新安集等重要渡口,自8月17日至23日,先后7天时间,全部胜利地渡过沙河。次日蒋军匆匆忙忙地赶到河岸,对着滚滚的河水,无可奈何地向南岸大肆扫射和炮由,聊以自慰罢了。
  
  我刘邓大军爱民如子,亲如家人。每到一处,见群众问寒问暖,不叫大爷不开口,不叫大娘不说话,给群众打水、扫地。借群众的东西有借有还,损坏了照价赔偿。吃、烧了群众的东西都按价付款,一时无款可付的,便打了欠条,事后均由地方政府如数归还。如在新安集渡口时,吃了夏云峰的猪肉,打了欠条。后当地区政府财粮员付还了两石高梁(500斤),不让群众吃一点亏部队出发,临行前给群众打扫好庭院,打满缸水,还清借群众的东西,并征求群众的意见,然后才离开。群众反映说:解放军真好,没见过这样的军队,真是人民军队爱人民。国民党新五军真坏,见好吃的就抢,见东西就拿,别说给群众钱,更没见过还欠群众的帐。不挨打挨骂就是好的了。为了加快行军速度,顺利的越过黄泛区,抢渡沙河,大军南下进入我县境,进行了轻装,埋藏和销毁了一些笨重武器。有些好长枪、机关枪按照参谋长的指示,统统交给县大队、武装地方,将行军途中打阻击光荣负伤的一些同志留给地方,疗养好后充实地方武装力量。后来大部队同志都成了地方武装力量的骨干。大军南下,声势浩大,敌人地方保安队(团)和土顽闻风丧胆,给敌人在政治上以极大的压力。在军事上给以极大的威胁和打击,有力地支援了地方开辟新区和政权的建立。(张子亮)
  
来源:界首党史网